周小川:服務業發展存在歷史歧視 金融占GDP比重不能簡單看待

2019 年 11 月 14 日 | 行業動態

財經網訊 “服務業發展是我們經濟結構轉變的重點之一,要想發展好,要消除傳統計劃經濟以及過去統計體系遺留下的對服務業的歧視,和涉及到這種歧視的管理方式?!?/span>1112日,博鰲亞洲論壇副理事長、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國人民銀行原行長周小川在“《財經》年會2020:預測與戰略”上如此表示。

周小川表示,服務業作為經濟轉型的努力方向,存在歷史歧視問題,以及統計學上的低估,而這可能造成中國GDP的低估,和對GDP結構轉型的低估。

1573607627794.png

談及金融服務業在GDP的比重大概占多大合適?周小川認為,金融業占GDP比重的統計應該使用收入法。此外對金融占比過高是否意味著泡沫化、而且會形成自我循環的擔心是有必要的,但還要做深入的分析,不能簡單看待。金融與實體經濟是共生關系,且金融有助于收入再分配。

 

服務業發展存在歷史歧視

 

周小川指出,2018年中國服務業占GDP的比重為52%,從全球橫向對比來看,還有很大增長空間,也是我們應對經濟增長下滑壓力的一個可以主要做出努力的方向。

談及服務業發展中所遇到的問題,周小川表示,作為從計劃經濟轉軌過來的經濟體,中國歷史上存在著對服務業的歧視問題。如用國民收入作為衡量經濟發展程度的指標,但國民收入、MPS統計體系等都對服務業有所歧視。全國許多地方提出“重振制造業”的口號,也需要推敲是否有傳統經濟遺留下來的所謂產業偏向。

有人分析,制造業的生產率提高比較快,服務業生產率提高比較慢,當國民經濟轉向服務業的時候,整體經濟的增長速度就會下來。周小川對此并不贊同,并指出這里涉及統計問題。

服務業還存在價格管制和難以統計的問題。例如如果某個服務業的子行業,例如醫療行業,有一部分是被當作公共品,處于價格管制的狀態,另一部分是由民間提供,這個行業最后產出將為統計帶來很多困難。周小川表示,一些服務行業管制的越多,可能暗渠道里的支付越大,也會給第三產業帶來侵蝕。

根據巴拉薩-薩繆爾森效應,可貿易品和不可貿易品的變化,決定了國民經濟的結構,同時決定了匯率,也涉及到發展中國家增長戰略。如餐飲、理發等相當多的服務屬于不可貿易品,要認識到不可貿易品價格存在的規律,減少對價格的過度管制。

周小川指出,中國是全球制造業強國,服務貿易還存在逆差,逆差的數字較大且上升較快。當前全球正在進入貿易談判、WTO改革,強調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貿易秩序重構階段,服務貿易是現代貿易談判里的主要焦點,值得進一步探討。

 

服務業生產率統計難 GDP結構轉型被低估

與已逝經濟學家馬丁·費爾德斯坦的觀點類似,周小川認為,服務業的國民賬戶統計是存在很大問題的,理論上說GDP統計應該反映生產率的變化,但是服務業的生產率卻很難反映,可能導致低估。這就可能造成對GDP的低估,以及對GDP結構轉型的低估。這種情況還會導致對城鎮化重要性的低估、對投資回報率的低估等。同時,國際收支平衡和匯率也會受到影響。

GDP的統計難以反映服務業生產率的問題,周小川以中韓餐飲為例,解釋中韓餐館服務員忙碌程度可能差不多,但韓國菜單簡單,中國菜單豐富,且營業時間更長。但如何衡量生產率?中國服務人員平均月工資2000元,在韓國則是2000美元。

所以,我們的政策需要進行深層次的調節,以扭轉過去歷史上遺留下來的模糊概念或認識,進而幫助服務業的深入發展。

以科技發展與服務業關系為例,周小川表示,我們的政策文件強調IT對于傳統工業改造和新興工業的作用。但實際上運用IT最大、成果也最突出的是服務業。

服務業發展對解決就業問題也有很重要的意義?!熬烤刮頤歉M淘詰詼抵芯鴕檔謀戎??還是更加看重未來就業的傾向更多在服務業?”周小川指出。

 

金融服務業GDP占比過高了嗎?

去年一季度時,金融業在GDP的比重超過10%,曾引發擔憂,進而引發出一個討論:金融服務業在GDP的比重大概占多大合適?是不是比重多了,就是一種泡沫,比重低了,就是金融深化還不夠?

周小川指出,金融在GDP中占比的統計存在技術問題,金融GDP只能通過收入法才能夠看清,但季度統計一般是用金融業的產值乘系數、M2增長、市場交易量等來統計。

周小川表示,金融作為一種服務業,產生的價值包括支付類、存貸款類、交易類(比如幫助大家買股票、債券、理財產品)、顧問類及其他(投資顧問,理財顧問)。因此,金融占GDP的比重很大程度上跟一個國家的儲蓄率有關,與實體經濟也是共生的關系。

因此,周小川認為,對金融業占GDP比重提高是不是這意味著泡沫化,意味著自我循環,脫離實體經濟的擔心是有必要的,但還要做深入的分析,不能簡單看待。

周小川認為,金融業起到了收入再分配作用,一個重要的做法是在住房抵押貸款項目上。高收入的人存錢多,低收入的人借錢多,特別高收入的人買房直接拿現金,低收入的人必然要依靠抵押貸款。這實際上是一個非常明顯的社會福利和財富分配的分配效應,在這種分配效應中,住房抵押貸款大幅度提供了分配效益。

 

服務業投資空間潛力大

周小川提到,當前很多民營企業家會感到在制造業投資已經投不出去,因為有產能過剩的現象,也有整體投資的機會在減少的問題。在這種情況下,一種可能性是投向服務業。

但在服務業投資上有一些空白市場存在準入問題。周小川坦言,確實有一些服務業的發展需要考慮到產業發展和國家安全之間的關系。但產業發展和安全之間應有一個平衡,這個平衡能夠使我們權衡在多大程度上支持具體產業的發展,從而穩定GDP的增長,在多大程度上考慮安全。不過這確實很難用絕對的標準來劃分。周小川同時表示,部分行業在國內不能依靠市場經濟得以順利發展,有可能會導致資本的外流。

周小川總結表示,服務業有很大發展空間,但前提是不可貿易品生產效率的提高,它會帶動服務業的增長。服務業發展是我國經濟結構轉變的重點之一,要想發展好,要消除傳統計劃經濟以及過去統計體系遺留下的對服務業的歧視,和涉及到這種歧視的管理方式。要認識到不可貿易品價格存在的規律,要減少對價格的過度管制;要關注科技發展所產生的影響,要在經濟中消除某些價格扭曲現象,給服務業發展創造更好的條件。要關心服務貿易,關心服務貿易涉及到的服務品價格以及涉及到的匯率問題。此外,也要關注統計,以及過去統計方法上可能產生的失真現象。